顯示具有 學術文章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學術文章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2006/05/19

黑客文化

除了以Web 2.0的方式在網路社會中合作進行貢獻,另外有一群hacker(黑客)形成社群,合作開發、翻譯各式各樣的免費軟體,提供使用者另一個選擇。這些自由軟體開發者並開放原始碼,提供他人繼續進行開發。發起人之一的Richard M. Stallman宣稱使用者應有研究、修改程式並進行散佈,將這些改進再回饋給社群的自由。LinuxFirefoxOpenOffice等便是在這樣邏輯下所產生的自由軟體。而自由軟體社群,如國外的SourceForge、與國內的自由軟體鑄造場(OpenFoundry),都是黑客們彼此串聯的場所,透過討論區進行專案的合作,彼此協助撰寫自由軟體。

Himanen(2001)《駭客倫理與資訊時代精神》中,首先澄清並擴大駭客(Hacker)一詞的意義:「駭客不單只電腦領域,而泛指在任何一類事務或領域中的專家或狂熱份子。」而資訊主義精神指的是一種將:「人類社會改由電腦的邏輯來運作」。托瓦茲認到駭客動起來的原因:「把所有生活的動機分成三個基本範疇-生存、社交生活和娛樂三階段,而進步就是從前一個範疇跨向下一個(林納斯定律)。」駭客倫理成為一種新的工作態度(工作倫理),在新興的資訊時代蔓延著。

駭客工作倫理最大的特色就是建基在熱忱,也就是一種為了娛樂、愉悅而從事的活動。而非以工作本身為目的,追求生存或求救贖財的新教徒工作倫理。駭客們擁自由而有效率的時間管理。對於資源的態度是開放性而分享式的。追求社會認可與自我實現,重視隱私權、言論自由和個人活動。重視關懷,抗拒冷漠,還有創造力的維持。叫人驚奇的不是這些電腦黑客個個能力高強,相反的,基於自由開放、共享互助的精神,他們透過網路實踐了一種新的倫理。海莫能提出「黑客倫理的七項價值」,即:熱情與自由、社會價值與開放性、活動與關懷以及創造性,其中最後一項也是最重要的一項,創造力,則作為綜合黑客倫理的三個層次(即工作、金錢與網路倫理)並開啟一個與過去時代不同的世界觀。創造力「也就是充滿想像力地運用自我的能力,也就是能夠出乎意料地不斷自我超越,並且帶給世界真正有價值的新貢獻。」(海莫能,2002:167

關於自由軟體的開發者參與動機,早期文獻指出,開發者願意加入的動機包括:對特殊軟體功能的需求、個人興趣、禮物文化中的分享渴望(Raymond, 2000; Frey, 2002, 轉引自賴曉黎,2004)

譬如程式設計者開放他們的原始碼,獲得他人的尊重以及聲望,或者由他開放的原始碼而創造出更好的軟體,對程式設計者而言都是一種回饋(Wikipedia contributors, 2006)。另外,也有學者從社會交換理論(social exchange)來解釋自由軟體開發者的參與動機。社會交換理論最早由Gouldner(1960)提出,主要從成本效益(cost and benefit)的角度出發,認為若是使用者對於自己的付出於得到的回饋相等,基於互惠原則,就會繼續的貢獻自己的知識。

從社會交換理論或者是禮物經濟的角度觀之,提供資訊者期望從取得資訊者身上獲得符合自己所想要的回饋,雖然取得回饋的對象不一定明確;前者是等值的收穫,後者可能是聲望或者名譽等等。

而後來針對自由軟體社群的研究又將動機更細緻的分為外部性跟內部性。外部性(extrinsic motivation)指的是經濟誘因型動機,包括金錢、社會關係、聲望。Hall(2001)指出,以社會交換理論來解釋知識分享,但那只是間接的環境因素,對個人而言,最主要的因素仍取決於有無得到足夠的經濟誘因。譬如,有無經濟的報酬,獲得工作機會,聲望的提升,才有助於增強個人在知識創新與分享的意願。內部性(intrinsic motivation)則是認為,自我成就與認同是知識分享的動機,希望追求新技術或者是為了自由軟體的精神而加入(Bitzer & Schrettl, 2004; Fischer, Scharff & Ye, 2004)2005年,Stewart & Gosain將「自由軟體的精神」做了更詳細的分類,認為應該包括以下三個內涵:規範、信念、價值。Ye & Kishida的研究進一步指出,自由軟體社群具有讓參與者進化的能力,在提倡分享的環境中,無形中形成了一股鼓勵人們學習的風氣,透過閱讀,學習,與培養自己的程式能力,位居邊緣的參與者有朝一日也會朝向核心邁進。

自由軟體的開發者動機雖然包括內部性以及外部性,但Hall(2001)的研究指出,開發者的外部性動機較強。也就是說,雖然自由軟體的開發者的經濟誘因型動機大多強於自我成就與認同的動機。

Managing Information Quality in Virtual Communities of Practice

虛擬實踐社群(virtual communities of practice)的好處在於經濟上的考量,他能夠降低成本而獲得較好品質的內容。以Wiki系統為例,人人都可對其進行編寫,可大幅降低溝通的成本,每篇文章不需要透過與作者溝通才能進行修改,但這個特質也容易導致破壞者的入侵。但維基百科的成功,證明了這個問題並不存在。為什麼?原因在於,每編寫一次,Wiki系統就會將log紀錄起來,若有人進行破壞,任何人都可回退到上一版本。若回退這麼容易,以經濟上的考量而言,撰寫維基百科內容時會更小心。

雖然維基百科無法選擇編輯者,但維基百科卻可以生產出高品質的文章。

1.義務性是信譽的基礎
當某人對維基百科做出貢獻時,就等於對其產生責任感,並社群成員會對其貢獻作出相對應的尊敬。

對資訊品質的影響:網路上很難建立黑名單,但很容易建立白名單
推薦:用ID以及密碼登入,有助於信譽系統的建立

2.文化的主題是高品質的提供者
高品質,一個好的實踐社群在於良好的自我組織,可以透過個人壓力(peer-pressure)增加資訊品質。
傳統以及顧客的決定什麼資訊是需要的會發展,並促使成員成為社群文化之一

3.透過個人頁面取得信任與認同
4.共同記憶或是知識寶庫是共同創建的
FAQ不是由知識掌有者所建立,而是由資訊搜尋者所建立,這樣的方式能有效率的讓新手的資訊達到同一水平。這種方式比過往的教科書來得好很多,因為FAQ有許多人進行關注,可對答案做出更多的補充跟說明,豐富FAQ的內容。

5.成員的任務是保持高水準的內容(?)
良好的循環
過去的社群可能只要求成員有共同的興趣,有一些誘因使成員留在社群內。

科技只是促成虛擬實踐社群的工具,真正使VCoP成功的原因在於:組織、信任、承諾,以及與社群成員的互動。

2006/05/18

Wikipedians sense of community

The Wikipedia project describes itself as community. Wikipedians are invited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mmunity portal' ("Wikipedia wants you! Together we are building an encyclopedia and a wiki community") and communities issues are discussed at a place called the 'Village pump'.

Wikipedia community can be described as a Community of Practice (CP). The CP model is based on the concept that knowledge cannot be separated from practice (Nonaka & Takeuchi, 1995). The model assumes that activity and mutual engagement brings members together into social entity with shared repertoire of communal resources (Wagner, 2000). The process of knowledge building (discussed later) taking place in Wikipedia enables us to identify it as Community of Practice.

One potential explanation for Wikipedians' sense of community might be Wikipedia enabled interactivity. Most of the empirical findings regarding interactivity speak for positive effects. Interactivity was found to effect increased citizens' participation in political process, positive effects on perceived users' satisfaction, effectiveness, efficiency and overall attitude towards a Web site (Stromer-Galley, 2000; Teo, Oh, Liu & Wei, 2003). Rafaeli (1988) identified interactivity as “an expression of the extent that in a given series of communication exchanges, any third (or later) transmission (or message) is related to the degree to which previous exchanges referred to even earlier transmissions” (p.111). Rafaeli, Raban & Ravid, (2005) found users' interactions as a relevant parameter of their incentives for participation. Wikipedia allows its users to interact directly through conversations about every article. However, we might consider the whole process of knowledge building in Wikipedia as interactive and not mere conversations.

2006/03/31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A Sceptical View心得報告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A Sceptical View
Christopher May
資訊社會學理論-讀書心得報告


資訊社會學的概念,從過去到現在,很難有一個實質的界定。Christopher May在這本書裡面釋圖解釋什麼叫做「information society」,作者用一種批判的眼光去討論並且分析資訊社會的美好幻影,並且說明,這個資訊社會其實跟過去的社會沒有太大的差異,差異只在於科技的發展,改變了人與人交往的形式以及政治的型態、生產的型態,是一個工具以及介面上的改變。假如說可以把面對資訊社會學的態度用一種量表去劃分,在一邊是懷疑論,另外一個極端就是漸進論,很顯然的作者是採取懷疑論的角度去觀察。

在「資訊社會」這個命題之下,最經常被討論的重點是,什麼東西造成了現在社會的轉變?是什麼讓經濟的結構改變,生產的方式改變,政治的型態改變?對於資訊社會演進採取樂觀的人會說,是因為ICTS(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但是,資訊以及傳播科技的提升,最多只是方法以及工具上的不同。例如說過去可能要用聘用人員去登記所有的員工資料,計算每個人的薪資,但是現在由於電腦的發展,所以資訊的運算速度變快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多人力以及時間上的節省,造成產量的提升。資訊的內涵並沒有改變,改變的是工具。

這樣的改變造成了經濟上的組織變革,簡單的資料處理可以交給電腦負責,而許多無法由電腦處理的東西便需要專業人來負責。所以在資訊社會的概念當中,專業人員的重要性在於處理電腦無法處理的事務,「專家」的地位跟過去相比便顯得更加重要。工業時代帶給人們的轉變是機械化、分工的細緻,資本主義帶給人們的轉變是大量生產,而資訊社會帶給人們的生產轉變是專家知識的重要性。

但是,專家知識的重要,就是一種資訊社會的概念嗎?作者認為不是。這是一種社會緩慢演進當中必經的過程,就像是漁牧社會,接著農業社會轉變到工業社會,適應不同的組織以及科技發展,技術層次的演變,改善了人類的生活,科技的演進不斷的走向適應新一代的社會。所以「資訊社會」這個概念,其實是一種自驗預言。

前面是從生產的角度去觀察,接著從傳播的角度來看。電腦世代的確在傳播的部分對人造成很大的影響,因為網路的關係,使得人與人的關係去中心化,在網路上的個人,由於匿名性與空間轉移的便利,跟現實社會相比教,擁有的是絕對的自由。由於傳播的改變,造成了溝通上的不同。這點作者舉出了Castells作說明;network society是未來真正的社會型態:我們從過去依賴資源與人力,變成了依賴知識的專業與流動。我們在這個流動的情境當中,產生了區域化與全球化的差異,不管是在文化的部分,或者是在生產的部分,邊緣國家與核心國家的抗爭或者競合,便成為了網絡社會的主要問題。

接著討論國家與政治的部分,由於傳播的改變,人們在政治的參與上也會有所不同。網際網路擺脫了地理上的限制,人們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社群去參與。不同的社會團體有了新的空間去組織以及交流,人們在網路上面凝聚了對於本身團體更強烈的認同感。而國家也希望可以利用網際網路的功能,讓市民可以增加街處公眾事務的機會,而政府也可以由此了解民眾的需求以及內心的聲音。

所以在網際網路發達之後,許多E化政府的措施,都是增加民眾對政府溝通的管道。但是作者認為,這樣的方式只是加強了原有民眾的政治參與感,平時不會去關心公共事務的人,並不會由於溝通的便利而去接觸政治。而且,政治的意義是面對面的直接溝通,要民眾與冰冷的機器溝通,就失去了政治的意義,頂多只是達到訊息的傳達,而且訊息的傳達還要經過一層一層的轉寄,失去了溝通的時效性。資訊化的政治不會取代原有的交流與活動,祇是多了一個管道而已。

有人認為,資訊化社會形成一股力量可以對抗政府組織,資訊的流通造成政府無法獨大的壟斷知識,並且還要順應著資訊化後全球化的潮流來訂位自已國家的角色。所以民眾有更多的機會發聲,並且督促政府的作為。但是,作者提醒,ICTS是一種工具,在人際互動的部分,能做到的是凝聚團體意識以及增進溝通交流,但是實際上國家的組織,是一個高度分化、層層緊密的官僚組織,國家作為一個龐大的運作機器,並沒有壟斷資訊的必要性,而是作為一個管理的,監督的機構,反而需要國家組織去保護民眾利用網路溝通。假如民眾要用網際網路來對抗國家,就顯得沒有切中命題。

但是的確有許多抗爭團體,透過網際網路,可以機動性並且迅速的集結人群。但是這只是一種應用,就像是手機也可以達到相同的功能,這樣的特性並不在於「資訊社會」的興起帶給人們的影響。

班納迪克.安德森所寫的<想像的共同體>這本書,講的是民族的認同會影響國家的認同,我們其實是透過想像去建構出共同體的概念。而這個想像並不是虛幻的,而是有一定的生活脈絡或者文化環境所造成。假如說用網際網路去理解,網際網路儼然成為一個脫離現實生活的巨大世界,裡面有不同的國家各自擁有各自的規則以及習慣,我們透過網際網路去「認同」我們所屬於的社群,並且遵守約定。所以,網際網路在某種程度的解釋,也是凝聚了新的力量去支持虛擬社群的運作。這些團體成員可能在現實生活當中並不認識,但是他們透過社群給予的想像,創造出了共同體。

再者,其實我認為Christopher May在講述專業知識的重要性時,我反而認為,專業知識的重要性是由於分工的細緻所造成的。當然,工業機械的進步以及電腦讓資訊處理更便利的因素之外,從「泰勒化」之後的工作型態就轉變成分工,因為分工越細緻,彼此的責任劃分得越清楚,才能讓工作更有效率。分工細緻讓機器的效用發揮更大,讓電腦處理資訊的流程更順暢,於是專業的技能便成為分工當中重要的依據。專業的知識讓分工的效率更佳,每個人各自盡力於自己專業的領域當中,才能讓社會的效益發揮到最大。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在過去家庭中的媽媽需要做一切的工作,包括掃除煮飯等等,但是後來引進外籍傭人,媽媽的負擔減輕了。這個意義並不在於家庭的收入提高了,人們有更多的錢可以去提高自己的享受,而是媽媽可以透過請一個專業的傭人,解決了煮飯,洗衣服,接送小孩的麻煩。有一個專業處理家務的人,媽媽可以花更多時間在自己的工作上面,賺更多的錢。所以我認為,專業知識代表的,除了電腦無法處理的知識,另外一種就是服務性質的工作。但是這種服務並不是單純的服務業,而是需要專業技能的服務業,例如說廚師、清潔工、髮型師等等。

Christopher May在最後有提醒,他並不是要反對「資訊社會」這個概念,而是不能單純就現象去解釋這個概念,而是要把隱藏在其下,錯綜複雜的許多脈絡找出來,需要去理解的是,緩慢的社會演進,不是靠著資訊時代的來臨就馬上有了突破,工具性的使用的確會造成社會的形變,改變的是人使用科技的方法,但是人對於科技的態度還是沒有改變的。May也有強調,他並不是認為社會都完全沒變,只是在這個宣稱「資訊社會」的時代中,我們還是有必要去釐清一些概念,不要被夢幻的美景所矇騙,用一種批判的態度去面對資訊社會,才能夠真正的理解資訊社會。

在社會演進的部分,我同意May的說法。整個社會的演進並不是斷裂性的,而是以緩慢的,逐步的推移去建構的。但是May所持的態度畢竟太過極端,因為網際網路的興起到目前為止,已經不是工具的問題而已了。例如說人機合體概念,在網際網路時代出生的小孩,已經習慣用電腦的方式去思考,這樣改變的不只是工具,而是一種內化的機械思考。我們在使用電腦與人溝通的時候,純文字的介面,跟有影像以及語音的介面,當然是有差異的。就像是過去有筆友,現在有網友,那種交往的層次跟內容,就跟現實生活的朋友是有差異的。在電腦以及網際網路逐漸「鑲入」生活當中的時候,就不只是工具性的差異而已。

批判的角度對於理論的反省是很重要的,但是假如太過批判就會失去了理解的可能性。在書中Christopher May持了一個太極端的態度造成涉入並且理解許多現象的可能性,是很可惜的。

Total Pageviews

Video Of Day

一顆漂浮橘子

我的相片

This is a beautiful and awful world.

Get In Touch

Flickr Photostream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