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09

果真不知好歹

被迫加入遊戲的旁觀者真是很倒楣,偏偏這位旁觀者又是長輩兼老師,要怎麼樣讓遊戲提早結束,讓每個人回到正常的軌道上?偏偏這場遊戲的參與者,不是太幼稚,要不就是手段太高明,再加上敲邊鼓的兄弟們,讓這場宴席搞得無法轟轟烈烈,無法離席。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我倒覺得,天下沒有會散的腦中樂園生物。

這些腦中樂園生物把完全把老師的話給誤解,還沾沾自喜於自己的英雄氣概。其實倒楣的也是我,身為一個旁觀者的旁觀者,只能任由這場大亂鬥繼續而無能為力。
張貼留言

Total Pageviews

Video Of Day

一顆漂浮橘子

我的相片

This is a beautiful and awful world.

Get In Touch

Flickr Photostream

Facebook